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摄影中的色彩美的种类及特点

摄影中的色彩美的种类及特点
◇邢台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赵文河
     昨天在网上看了一位“老魔”的文章,说什么真、善、美中,美是第三位,因此,大家进行摄影创作时,不要考虑作品美不美。我认为这是对美学的践踏,也是对古典哲学的不尊重。大凡进行艺术创作的人都会知道,在艺术界,实现作品的美是艺术创作的终极目标,欣赏美的作品也是大众(第二审美主体)的审美需要。2016年1月18日《人民日报》16版专门以学术版发分别发表了金雅的《中国美学须构建自己的话语体系》、陈望衡的《朴素之美》以及张首映的《美学当以美化天下为己任》三篇文章,他们三位学者分别对美学在当代的应用及普及等进行了探讨,我十分赞成。其中金雅在文中指出,美学既有方法论、技巧论等维度,也有情感论、价值论等维度,而且后者更富有本质意义。回归美学以情感和价值等为中心的人文维度,是美学真正实现深度突破与自身价值的必由之路。西方的鲍姆加敦、康德既是美学家又是哲学家,他们创立的美学基本范畴以感性和美为中心,与理性和真善美等基本哲学范畴相对应。中国美学的传统既与哲学精神密切关联,也与文化精神和艺术精神深度交融。中国美学的基本范畴在文化、哲学、艺术的三维交汇中展开,形成了以道、气、有、无、韵、味、象、境、格等为代表的感性理性交汇、不着美而言美的民族化范畴群。西方经典美学主要围绕什么是美、审美现象、审美经验、审美形态、审美教育等理论问题展开,其核心是学科理念的系统建设。中国美学是主要围绕审美何为而展开,建构的主要是美在自然宇宙、与人的生命生存的鲜活关系中应是什么、何以可能、如何实现的问题。围绕这些问题,中国美学主要提出和建构了尽善尽美、大美不言、气韵生动、比德、养气、虚静、生活(人生)艺术化等命题学说。西方经典美学追求科学、逻辑、思辩、系统的方法思维,以追求客观、理性、普遍的结论为目标。这种方法思维的特点是问题明晰、条理清楚、论证客观、分析系统。而中国古典学术思维注重整体把握和直觉体悟,关注研究对象的具体特征,较少逻辑分析、理性推理、概括论证和条分缕析,带有一定的朦胧性、模糊性、主观性。由于中国古典学术思维的特点,中国传统审美理论更多的不是在哲学领展开,而是在艺术领域展中,突出表现为与各种艺术品鉴论的结合。中华文化特别重视人文化育、美善相济,主张天人合一、物我交融,倡导诗教乐教、以艺育人。20世纪以来,我国也涌现了一批迄今仍然堪称高峰的美学大家,共同传承发展了立足人生、关怀人生、升华人生的立美创美审美相融、思辩践行相洽的民族美学精神,中国美学丰富的人文底蕴、鲜明的人生向度、突出的实践指向、浓郁的理想情怀,对于现实有着重要的反思功能和批判功能,也有着突出的引领意义和导向意义。因此,美不但是艺术的创作终极目标,而且也始终指导着艺术家的创作实践活动。
    话归主题。摄影的色彩美是视觉感官所能感知的空间性美的形式之一。1666年英国大物理学家牛顿第一次利用三棱镜的折射,将自然光(即全色光)解析出包括红、橙、黄、绿、青、蓝、紫等彩色的光谱,从而揭开了彩色的秘密。据研究,人们的视觉可以分辩200万到800万个色别的变化。
    笼统的讲,在摄影艺术创作实践中,色彩对主题的表达十分重要,掌握好色彩的特点,对于今后摄影创作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如摄影作品中艺术形象是黄色调,它就容易传达温暖和华贵的情感;红色调对于表达热烈和激情就显得更回帖切;绿色的柔嫩与平和;紫色的冷静与幽深,它们都带上了人为的色彩性格。在影调方面,暗调(摄影中常称为低调)适合表达沉闷与刚毅,而明调(摄影中常称为高调)适合表达轻盈与纯洁等。
    不同色彩在表达具体摄影作品时,人们会自觉地结合作品内容产生兴奋与沉静、冷与暧、开放与收缩、活波与忧郁、华丽与朴素等意味。综合色彩的形式性和特征性,我将它总结如下:
黑色:有暗色、恐惧、抑郁的视觉心理(同时,另有庄重、宁静的暗示)感受;
灰色:有安详、抒情、质朴的视觉心理感受;
白色:有洁白、爽朗、坦诚的视觉心理感受;
红色:有诚挚、温暖、热烈的视觉心理(同时另有恐怖、禁止的暗示)感受;
橙色:有奔放、温和、快乐的视觉心理(同时另有活沷、上进的暗示)感受;
黄色:有辉煌、热情、喜悦的视觉心理感受;
绿色:有希望、和平、活力的视觉心理感受;
青色:有高傲、安宁、典雅的视觉心理感受;
蓝色:有深遂、理智、冷淡的视觉心理感受;
紫色:有高雅、神秘、深奥的视觉心理感受;
    这些色彩美的表情是建立在审美主体长期审美经验积累中或继承中而形成的。
白色系统中:在中国泛指节孝的审美指向;在西方泛指纯洁、婚庆的审美指向。
黑色系统中:在中国泛指罪孽与丑恶的审美指向,在西方泛指庄重与盛大的审美指向。
红色系统中:红色与血、与火相联系,成为革命与奔放的审美指向。同时,红色与交通信号相联系,成为危险与禁止的审美指向。
深红色成为嫉妒与暴虐的审美指向。
粉红色成为健康、健美的审美指向(与西方人的肤色有关)。
红葡萄酒色成为圣餐与祭奠的审美指向(传说此色是耶稣血液的颜色)。
黄色系统中:在中国为帝王专用色,成为权为与富贵的审美指向(在中国古代也用来做方位的象征,即东蓝、西白、南红、北黑、中央黄);在西方则是基督教内叛徒犹大的服装色,故而成为下等与鄙蔑的审美指向。
蓝色系统中:它既是幸福的审美指向,同时又是绝望的审美指向(西方“蓝色的音乐”就是悲伤的音乐)。
再比如,我国民族传统戏剧中,色彩还被赋予了不同的人物特征:
黑脸表意刚正、憨直;
白脸表意阴险、奸诈;
红脸表意忠诚、义气;
黄脸表意勇猛、骠悍;
绿脸表意鲁莽、侠义;
蓝脸表意刚强、坚定;
金银脸表意神怪、莫测;
    另外,在慕尼黑的一项研究报告表明,病人的健康状况和精神状态在很大程度上同他们所住的房间颜色有关。如:淡蓝色对高烧的病人退烧有益、赫石色有助于低血压患者回升血压,紫色可以使孕妇获得一种安定感,红色和桔红色都能普遍增进病 人的食欲。
再如:鲨鱼惧怕黄色,所以海员用的救生圈、潜水员用的服装都是黄色的。
    以上这些虽然都是与人的生理、心理有关,但在我们进行摄影的色彩处理时,仅助于摄影家们在对色彩的象征处理。色彩美可以通过摄影画面的基调打开审美主体的审美心灵。尽管对色彩的处理富创造性,但仍然不能游离于摄影作品整体这外,马克思说:“色彩的感觉是一般美感中最大众化的形式”。
    谢谢大家。

感谢您莅临《百泉视觉》网交流指导,“百泉因您而精彩”!“百泉做好每一天”!本网广告联系:13613291931
本网微信,请你关注
帖间广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