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三位摄影名家畅谈技巧与理念

活动现场,不少读者把3名嘉宾当作了拍摄对象
  本报名人会馆特别活动——“2010平遥最大吸‘影’力”昨举办
  本报9月20日讯 今日上午,本报名人会馆特别活动——平遥最大吸“影”力在平遥土仓举行。本报邀请的3位著名摄影师——王福春、庄慧敏、白尚仁走进会馆,与本报40多位读者、影友们欢聚在一起,畅谈摄影,感喟人生,从深层次解析了自己的摄影理念及艺术之路。
  现场,不少影友拿出自己的作品,请3位著名摄影师给予指点,有的摄影专业在校学生提出了困扰自己的问题请老师们指教,还有不少摄影爱好者在交流之余,举起长枪短炮,拍摄下了3位著名摄影师的风采和活动盛况。
  “庄老师,请您谈谈您是怎样和东北虎结缘的好吗?”“请问白老师,您的作品似乎有一种‘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诗意,您是怎样看待艺术摄影后期制作的?”“王老师,您对纪实摄影的侵入性怎样看?”影友们的热情扑面而来,三位老师也纷纷倾情传授自己的“独门绝学”,从镜头到理念,从技巧到情感,说到尽兴处,王福春起身站到读者们近前,动情地讲述着他的图片背后的艰辛、与平遥摄影大展的10年不解之缘以及今后的打算和计划……“时间太短了,还有太多的想法不能展开说”,王福春的话道出了在场人的心声。“晚报的活动还能再办几期吗?”“这样的活动还有吗?”直到活动结束,影友们仍意犹未尽,相约重逢。
  会馆实录
  拍自己最熟悉的地方
  本期名人会馆是一次问与答的欢聚,影友们有太多问题,摄影家有太多心声,你来我往,如火如荼。这里挑选一二,以飨未能到场的朋友。
  关于纪实摄影
  影友:我是临汾师大的在校学生,对纪实摄影有些顾虑。比如在坐火车时,身旁有很多农民工东倒西歪地睡着,很想拍下来,但又怕引来麻烦,不敢拍。请问王福春老师怎么处理这样的纪实摄影?
  王福春:这个问题对摄影人来说有一定代表性,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心理障碍,纪实摄影对被摄对象来说可能具有侵入性,如果摄影师都站在被摄者的立场上,可能永远拍不了。我在火车上拍了30年,历程中可能带有一些侵入性,甚至有些不阳光的地方都拍了,但是记录社会的客观存在是纪实摄影师的责任,一思考犹豫什么都过去了。当然,摄影师必须有职业道德,应该讲究角度,现在有些纪实摄影师存在造假情况,这是不正常的,应该规范。
  庄慧敏:我重视纪实作品的真实和诚恳。一般只调照片的颜色和光线。不保持真实是对照片的一种不尊重。
  关于摄影选材
  影友:我现在见什么都想拍,感觉很盲目,不知道摄影的博与专是怎样的关系?怎么取舍?
  王福春:一切艺术不管是哪一行,要从一个点进行突破,就像钻井一样,但是要有“透视眼”,看这口井里面有没有水,现在很多人打井往往是差一锹出水却放弃了。这个“透视眼”就是修养,第一是文学修养,读懂社会,感悟人生;第二是艺术修养;第三是阅历,要多积累;第四是天分;第五是机遇。建议拍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比如我工作在铁路,就拍铁路,拍火车上的中国人30年。艺术要独到,要有自己的视角,不能步人后尘。
  庄慧敏:生活是平淡的,看你自己的心态以及看东西的角度,比如看一杯水,改变一下角度,躺在地上看就不一样。多做一些不同的东西,体会一些细节,这对我自己很有帮助。多一些思考很重要。
  白尚仁:对我来说,摄影就是爱,我曾经6个月都没有照相,不摸相机,在等待真正打动自己的瞬间。当然,这要考虑自己是哪一类的摄影师,如果像我这样搞艺术摄影,灵感很重要,如果是新闻摄影,只要有新闻发生,就必须拍摄。
  会馆主角
  摄影让梦想越来越近

王福春
  少年时,王福春的梦想是当一位大画家,但却入了铁路检修工这行,跟扳手、锤子打交道。不惑之年时,他想重新圆梦,便又踏上了摄影这条道,难的不会,就从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火车开始了。“我拍机车,用镜头记录了蒸汽机车退出历史舞台的最后一瞬间。那时候东北冰天雪地的,我要等蒸汽机车通过,一等就是一天,全身都冻僵了。因为手指头等着按快门,最后回家,那根指头都冻得直不了了。”王福春有组作品特别出名,叫做《火车上的中国人》,他用了22年的时间,专门在火车上抓拍各种瞬间,从人的精神状态、服饰,以及车厢的变化,来体现中国的飞速发展。不过,很多时候并没有多少人理解他,甚至列车员也觉得他打扰了旅客,赶他下过火车,当他拍到一些不良社会现象,还遭受过威胁。尽管他的摄影之路满是坎坷,但他说了,“摄影让我离梦想越来越近,我年轻了,我快乐了,这就足够了。”
  因摄影和老虎结缘

庄慧敏
  庄慧敏的摄影展在柴油机厂,这组记录老虎生活的图片,被取名为《虎缘》。有人戏言道,这是“美女与野兽”的真实版。不管怎样,庄慧敏用手中的镜头,描绘出了最温情、细腻的百兽之王。“当时在香港,看到一则几百字的新闻,说东北虎正在濒临灭绝。我们在香港,不了解自然,甚至很少关注野生动物,所以我就想能不能用某种方式,让人们直观地了解野生动物,从而保护它们,于是就选择了用相机拍老虎。”庄慧敏为了这组照片,频频赶赴东北虎林园,有些老虎都是她看着出生的,就像自己的孩子。有一张名为《眷恋》的照片,她和其中的老虎是“老相识”,当她拍照时,老虎就一直跟在她的左右,连她要走出虎园时,老虎都迟迟不肯离去,让她也觉得非常温馨,只可惜,这只老虎因病在今年6月份去世了,而这张照片却得以保存下来,成为人类与老虎和谐共处最珍贵的记忆。
  相机是中法交流的使者

白尚仁
  作为一名法国人,白尚仁深深地爱着中国。他一直致力于把中国文化介绍给法国人,而这种方式就是影像作品。
  此次展览,白尚仁的摄影作品名为《北京仲夏夜之梦》,讲述了北京夏天的晚上,四合院内人们的生活。“这个院在北京四环路边,一堵大墙挡住了嘈杂的街道,墙面上有个传统造型的月亮门,人们进进出出的很有意思。”于是,白尚仁开始在这个院子里安营扎寨,他每晚都会到院子里观察人们的生活,并按照大家的习惯和个性,拍出了一系列照片,很有好莱坞戏剧的感觉,并表达了不同人的生活愿景。白尚仁告诉记者,他在那个院子待了一个月,跟每个人都成为了朋友,这就是他的拍摄理念,为了拍摄出好东西,宁可等待。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李涓 摄影:本报记者 马立明
百泉视觉课堂
返回列表